932(搞生意)> 

創業新聞 > 

兩個財俊搞IT唔驚無「盈」

兩個財俊搞IT唔驚無「盈」

發佈日期: 2016-08-24   資料來源: 東方日報

在香港,若兒女向父母說:「我辭了銀行份工,要去創業。」聽者往往感到愕然和憂心。惟近年不時有在金融界打滾多年的專才,放棄一般人認為可賺大錢的金融筍工,華麗轉身開展創業旅程,是次分別專訪兩家公司的創辦人均有如此經歷,兩人的公司仍未獲盈利,瀟灑的他們背後在想甚麼?

Kazoo Technology:攻傳輸技術唔怕「辭」

「現在回望選擇創業,我都很驚訝,掙扎過一段時間,當時我同自己講,人生有幾多個十年?工作永遠都有,但找到一班在不同領域有專門知識的朋友,都有共同信念,這機會可能只有一次,故決定放手試試。」

香港初創企業Kazoo Technology聯合創辦人兼行政總裁羅建忠(Kendall)稱:「我知道自己好彩,因做金融有少少積蓄,容許我做些較瘋狂的事,可以捱一陣。」

擁電子工程學位、金融數學碩士、特許金融分析師(CFA)資格的Kendall,在金融界有逾9年經驗,當過摩根大通、對沖基金等計量金融相關職位,前途及「錢途」都令人羨慕。

然而,有一天他與另一位公司聯合創辦人Chris在咖啡館內思考有甚麼創業點子,無意中想到若可把任何智能手機或平板電腦變成讀卡器;若輕觸式屏幕日後不止純用手指控制,而是可傳輸數碼訊息,發掘更多其他功能,這有多好!更重要的是,小時喜歡拆錄影機的Kendall,察覺自己懂得類似技術,更極速在當日傍晚完成最初的產品雛形。

壓力促使學習成長

不過,要辭工創業,要克服的心理障礙還是不小:「從有Idea到辭工,花了一年時間,始終跳出舒適區,能否成功是一個問號。」Kendall續指:「我跳了出來幾個月,每一日都感不安,都會有無形壓力,但我知這是好事,因代表自己正學新東西、正成長,我沒有後悔離開金融界。」

他總結,與做金融時相比,現時創業工作時間更長,但工作動力變為來自自己,而不是老闆,多了發揮空間。

Kazoo Technology是一間研究使用輕觸式屏幕傳輸數碼訊息技術的香港初創企業,期望可擴闊智能手機等輕觸式屏幕的應用層面,令人與儀器間的互動更緊密。公司近期入圍「英菲尼迪創業加速項目2.0」,是全球逾140隊參賽團隊中脫穎而出的九間初創公司之一,累計獲融資逾百萬元。

銀傳:斥千萬開發新穎轉帳

「我從事金融業20多年,其實好悶,去到某地步,誇張點是閉着眼也做到,畢竟金融市場每數年就一個周期。」香港電子支付平台銀傳(Yintran)聯合創辦人兼執行董事劉曉黎(Robert)憶述,○四年離開雷曼後,有三段創業經歷,曾後悔離開金融業,解決方法是「回家食個飯、睡個覺」,新一天繼續為理想進發。

他認為,創業很辛苦,不是每一個人都適合,但做自己喜歡的、堅持去做、並做到最好,就有機會成功。

取締支票 節省成本

曾創業做過商業銀行和地產相關業務的Robert,一五年決定與兩位拍擋聯合創辦銀傳,原因是支付在香港不方便:「過往我平均一個月寫10至15張支票,為三個孩子交學費、學網球費等。與老師傾開,他每月收過百張支票亦麻煩。我開始想有否更好機制,但等了多年一直未見有人做類似事情。」

銀傳概念是讓任何有香港銀行戶口的用戶自由轉帳,再也不用受到寫支票、自動櫃員機轉帳所煩惱。Robert指,「港人開支票數量是美國人的3至4倍,一年共使用1.5億張,每張支票在香港銀行系統有15元成本。若支票不再存在,我們可為香港節省逾22億元。當然,全球人類使用現金已有3,000年的歷史、支票也被用了350年,習慣怎能一下子改變,前路仍很漫長。」

銀傳早前贏得2016香港資訊及通訊科技獎的最佳金融科技(銀行與保險)優異證書,並成功參與數碼港培育計劃。據悉,今次創業投入資金近千萬元,已遠超Robert預期,令他笑言「這不是在做生意,是在捐獻、做善事」,但他相信為香港金融業做一點事所帶來的滿足感,是不能用金錢來衡量。

 
932
COPYRIGHT 2016 932(搞生意) All rights reserved.